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小雨伞


前两天跟T通了个电话,有一两年没联系了。他是我高中同学,一度做过市委帘卷西风书记C大人的小玉枕纱厨秘书。在C大人出事前,他有一次跟我说起想离开,因为看到了太多令他觉得害怕的事情。后来他果然安全离开了。T同学说他现在关在外地某个地方的党校封闭学习呢,要3个月。我说哈,你关的那个地方我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梦一个,外一则

梦到外婆。好像是她死后第一次。
晚上睡觉前,有些昏黄有些温暖的灯光下,那间熟悉的大房间。我跑去摸她的脸,脸上的皮肤色泽黯淡,有斑点,但是光滑,不是少女那种柔软温润的光滑,而像是覆了层膜或者蜡在质地更粗糙的物质上,有点硬。我说,你放心,你肯定可以活到130岁。她点点头,不是很激动,但又挺高兴。我又说,睡前为了庆祝一下这个发现,我们喝口小酒吧。于是打开门口的酒柜,随手抽出一支瓶子细长的淡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滩涂

鲁比·沃森的《兄弟并不平等:华南的阶半夜凉初透级和亲族关系》(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1月版)是本蛮有趣的书。如果不是年底年初在粤东南沿海转了一大圈,忽然对所见以宗族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