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小雨伞


前两天跟T通了个电话,有一两年没联系了。他是我高中同学,一度做过市委帘卷西风书记C大人的小玉枕纱厨秘书。在C大人出事前,他有一次跟我说起想离开,因为看到了太多令他觉得害怕的事情。后来他果然安全离开了。T同学说他现在关在外地某个地方的党校封闭学习呢,要3个月。我说哈,你关的那个地方我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梦一个,外一则

梦到外婆。好像是她死后第一次。
晚上睡觉前,有些昏黄有些温暖的灯光下,那间熟悉的大房间。我跑去摸她的脸,脸上的皮肤色泽黯淡,有斑点,但是光滑,不是少女那种柔软温润的光滑,而像是覆了层膜或者蜡在质地更粗糙的物质上,有点硬。我说,你放心,你肯定可以活到130岁。她点点头,不是很激动,但又挺高兴。我又说,睡前为了庆祝一下这个发现,我们喝口小酒吧。于是打开门口的酒柜,随手抽出一支瓶子细长的淡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滩涂

鲁比·沃森的《兄弟并不平等:华南的阶半夜凉初透级和亲族关系》(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1月版)是本蛮有趣的书。如果不是年底年初在粤东南沿海转了一大圈,忽然对所见以宗族为基础的乡村共同体的新发展,可能会给中国未来带来什么变化起了大兴趣,我大概一时不会翻出这书来读。此类结合历史、田野、乡村研究和文化批判的著作,是我眼下读得最起劲的书了。
昨晚喝了后劲颇大的梅子酒,本想早睡,起来还要赶稿,不料睡前在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3)

123

1.有些事,看着颇为感慨。曾几何时,我也想用长篇大论去说服所爱的人,但没用。感情、欲望等等,都不是道理能决定的,如果这些都真能讲道理,世界也不会是今天这副样子。当然有人或许会说,这是因为以前讲的道理不够好,现在有了更犀利精确的讲道理的武器。这我就不争论了,各自继续体会吧。


2.自负理性的人,恰恰不应夸大理性的作用,那只是对理性的非理性崇拜。理性的人应记住,大多数人并不赋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3)

【南行札记】在路上

  新年到来之际,我刚刚在汕尾陆丰一家酒店的9楼安顿下来没几分钟。窗外忽然轰鸣起来,看出去,正好可以清楚地望见远处腾空而起,在半空散开的烟花。赶紧关了灯,拿起相机到落地窗前拍下这一刻。
  此前4小时,我在长途车上不停地瞌睡,偶尔睁眼看一段屏幕上的烂片。日程安排太紧,连续多日每天只睡四五小时,白天则是一直走。
  下了车,看看离酒店还有一大段路,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2)

续房

  除了开始连订了几天房,后来都是一天一天续的。于是发现续房于我是件颇值玩味的事情。要么,总台会打电话上来:“先生,今天您还需要续房吗?”要么,出门前到总台,把房卡交给服务生,说:“再帮我续一天。”
  每天睡下去前,并没有想好醒过来要不要续房。一切都是临时定的。我把可能性敞开着,或许一下子就不想待着了,马上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但事实是我一天又一天地续下去。我只是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4)

猛兽

情绪就是这样一头猛兽,占据你整个胸腔,并且挥动锋利的爪子试图撕裂你的骨骼和皮肤,跳出来攻击它遇见的一切事物。你要么积聚起足够的勇气,把匕首从肋骨之间猛/插进去,杀死这头正在低吼徘徊的猛兽,要么只能被它慢慢杀死。无论如何,这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回家

  一进门,所有的幽灵都复活了。
  它们密密麻麻倒挂在那里,毛多,眼瞎,齿利。
  它们抓住你的手腕、肩胛、喉咙,咬你。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晚清还是后汉

  柄谷行人在《历史与反复》中正式提出了与康德拉季耶夫60年经济长周期相伴随的历史反复性。后来他又修证了理论,将观察周期放长到120年。无论是否同意他的理论,1890年代都是我们要高度重视的一个时代,看清楚在“同光中兴”30年和北洋水师大跃进(当时在世界上的排位有三、四、五、六、七、八、九各种说法,其中以第六、第四二说为多)之后,纸老虎是怎么在10来年时间里就一溃千里的。你是否联想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三伯父

  三伯父忽然骑着自行车来我家。他从旧金山回来继续打房产官司,上周请他听音乐会,临走问我要了地址,今天就径直冲来了。他也没来过,就前前后后参观。看到书房里那张大书桌铺满了各种毛边纸和宣纸,就问我是否在画画,他说他会裱画,拿过专业证书的。我说没,就是写写字,买了一大卷金线格子的长卷宣纸,有空就抄抄阿含经。
  他从包里拿出一叠信纸,说让我看看。原来都是他手写的回忆录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既得利益

  人在思维时要摆脱既得利益多难啊。实践当然就更难了。
  其实大家都既是利益受损者,又是既得利益者。混得不好的只是既得利益少分了点而已。大家习惯了利益受损时就叫唤,尤其有微博之后叫唤就更方便了,听的人也多,叫声呼应声回响,汇成一片,听上去自然显得壮观,似乎不满就要溢出来,大事件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可是如果为了争回受损的利益而需要再付出一些既得利益,则又不肯了。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摘】圣安东尼的诱惑

安东尼闭上了眼睛……尽管他头脑里嘈杂轰鸣,他却觉察到周围一片死寂,把它和人世隔离开来。他想说话,然而不可能!仿佛他的全身正在解体。他不再硬撑了,一头倒在芦席上。(P17)


血水淹到安东尼的腿肚,他在血泊中走着,吮吸着唇上的血滴。他感受到鲜血沾满四肢、湿透皮袄的快乐,不由得哆嗦起来。(P27)


他很快便酒醉饭饱而且尽情破坏了,于是他灵机一动,突然想去 [...] (阅读全文……)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