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新丝绸之路”?

  本报最近派了一堆记者去喀什采访,前两天稿件见报。我难得地仔仔细细地读了这期报纸,觉得还算好看,但实在有些浮光掠影。当然,对新疆的报道,眼下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了,深层的问题大都是媒体不能“犯规”触及的。今天半夜又读了维舟的博文《新丝绸之路拯救中亚》,也是一口气读完,却不免有些异议,就不在人家博客上骚扰了,自己记一下:
  维舟此文未免过于站在“强概念”的民族国家立场上看问题。其实只要中亚一味依赖“北京”所谓“新丝绸之路”设想的恩赐,那么他们就很难真正恢复繁荣。唐王朝阴影下的大小勃律、康国石国等,作为国家,也谈不上多“繁荣”,还要经常被唐、吐蕃、突厥等征服或者变成它们“大博弈”的战场。丝绸之路当年的繁荣,基本上不是由官方来构想和实施的,而是比如粟特商人自发的逐利需求一棒棒接力接下去自然形成的。当然,比如波斯帝国的国家权力会阶段性强力介入对丝路贸易的垄断,但它对中亚以及整条丝路的繁荣所起的,还是坏作用居多吧。
  弗雷德里克.J.梯加特在《罗马与中国》一书中就指出过,罗马帝国边境上发生的绝大多数战争,尤其是所谓野蛮人入侵的战争,都是由于遥远的东方如中国如波斯,在经营西域(大致即今中亚)的过程中,或发生政治动帘卷西风乱或出现贸易垄断,对承担大部分长途贸易职能的各游牧民族之生计造成巨大影响,迫使他们迁移和攻击更西方的民族,从而造成连锁反应,一直波及到罗马边境。至少从该书所论看,中国历史上每一次对西域的强力经营,不管当时如何成功(比如班超),但由于终归鞭长莫及,数十年后总难免惨淡收场;而这一收场却往往只是一系列世界性灾难的开始。。。
  今天,某民族国家举国家之力建设“喀什特区”,并企图进一步辐射所谓“新丝绸之路”,是否也会有类似的“恶果”呢?这暂且存而不论。我更想说的是,所谓“新丝绸之路”,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与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没什么关系的,只是借个名字,争抢资源、打击分佳节又重阳裂势力,以维护统治罢了。这种情况下,中亚实际上离民瑞脑消金兽主、自由、市场经济等等——一句话,真正的繁荣——越远越好,只要有一个或几个比较听我们话的独半夜凉初透裁政权,维系当地的政局稳定和资源垄断即可。这颇类似于冷战中美苏对拉美和中东一些国家的“战略”。。。
  此外,中亚在17世纪到底是因政治动帘卷西风乱而导致贸易衰落,还是反过来,西方海上强国的轮番崛起导致长途贸易方式巨变,使得中亚资金流枯竭,经济和金融出现危机,进而导致政治动帘卷西风乱,这恐怕还是需要细究的问题,并无定论吧。。。
  记得魏斐德在《洪业》中论及明朝的崩溃时,曾指出,当时以西方为起点的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导致流入中国的白银急剧减少,而晚明发达的商品经济急需输入白银以抵消通胀,这一危机的连锁反应沉重打击了明朝经济,外加连年天灾、平息流寇、对抗满清都需要大量资金,由此导致帝国恶性通胀、财政崩溃,这恐怕才是其覆亡的深层原因。那是我们习惯于“农民战争史观”或“帝王将相史观”的历史学者不大会去涉及的思路。魏斐德在书中顺带也提及了17世纪中叶那场“世界经济危机”,跟中国与中亚贸易萎缩之间的关系——一部分美洲白银正是通过中亚贸易到达布哈拉,再间接转入中国,因此白银流向中国这一世界经济基本模式的骤然中断,也必然对中亚贸易有很大的消极影响(魏斐德甚至在一条注解中指出:“经济衰退引起经济衰退;结果变成了原因。但是,中国的国内危机也许促进了全球性危机的爆发。”)。
  总之,中亚的问题,也要放到一个更长程也更宽广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下来考察和斟酌,不能过多站在本民族国家利益的立场上,这副有色眼镜是会产生很大“视差”的。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2)

2 Responses to ““新丝绸之路”?”

  1. 中博网友 说到:

    蛮好听的歌,谁唱的么?后弦?

  2. 中博网友 说到:

    吴老师,这个灰色的字体读起来真是很费眼很费眼啊,能不能换下?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