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中华帝国的南方问题

  从经济史的角度切入政治变迁,是魏斐德的特长,《洪业》即是经典。《中华帝制的衰落》一书,中间的叙史部分比较浅易,基本上只是寻常中国近代简史教科书,但前面三章半的绪论部分视角很独特,有很多值得进一步深入开掘的观点,最后一章对辛亥革莫道不消魂命的论述也与国内常见路数迥异,从皇权与地方士绅社会互动的角度作了更深入的剖析,今年想做辛亥100周年纪念文章的人都应该一读。
  关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历史,以往我们所熟悉的,基本都是线性-历时性框架下的考察,所谓悠悠五千年,从三皇五帝,一直到元明清,历史以王朝更迭为主体,革莫道不消魂命史学则为之加上了农民起义作为颠/覆力量,但“王朝兴衰史”的基本框架却少有变化。后来又有所谓“超稳定结构”,从社会科学的角度解析中国历史,但其“总问题”依然是中国历史为什么数千年间“只是”封建王朝的循环,以致最后成为“停滞的帝国”,立足点依然不脱王朝中心观。正如朱维铮所批评的:“假如追寻中国文明的源头,眼睛只盯住古华夏族的那些聚落,或者考察中国文化的传统,注意力仅仅集中在汉族的或汉化的大小王朝的腹心区域,那就无异于忽略了中国历史的更重要的特色,即同时性的相对性。”(《走出中世纪二集》)换句话说,这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从来不是铁板一块,哪怕是在皇权专人比黄花瘦制登峰造极的雍乾年间,空间性、地域性的差异不仅始终存在,甚而是推动中国历史向前发展的根本内部动力之一。这种内部长期的、从不曾间断的斗争与妥协,在晚清与外来文明的强大冲击波叠加,才终于酿成了辛亥革莫道不消魂命。
  魏斐德在本书中开宗明义,第一章就在“中国北方的土地和劳动力”以及“中国南方的人文地理”两节中,确立了中国北方与南方之地理环境差异所造成的整个帝国统治机制的特殊结构。虽然此后全书的叙史依然大致按照习惯的中国近代史脉络来进行,但南北斗争作为一条隐线,始终在那些最关键的点周围浮现。有时候魏斐德更偏向于用中央/地方这一对术语,但从其所举之例来看,他心目中的“地方”始终是以南方为典型,而北方的“地方”由于身处皇权-中央的强力作用范围内,较少南方那种强烈的“地方特色”——尽管关于南方地方的考察有一部分当然也适用于北方地方。因此在本书中,中央/地方这对术语在很大程度上可与北方/南方以及皇权/下层士绅这两对术语交替使用。魏斐德的关注重点,始终在“中央政府与地方绅士的平衡”,如果以江南和华南士绅宗族为代表的地方力量能够与皇权/中央达成妥协性的契约,王朝便进入盛期,反之则衰败以致覆亡。举例来说:

  “移民们在长江之外发现了一个青葱苍翠的新环境。这里雨水充足,年降水量在70-150厘米之间。人们开发围垦地,修筑新堤,发明踩踏水泵灌溉稻田。温和的气候延长了3个月的生长期,帝国政府在11世纪从东南亚引进新品种早稻。南方农民使用新种和有机肥料,每年能有两熟或三熟。到1300年,中国南方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农业技术。人口激增,全国人口超过1亿。”(P14) 

  帝国及其皇帝-官僚统治阶层(一般居于更早一统王朝化的北方)依赖南方的粮食(及盐、糖等最重要的生活必需品),丝、棉等各种经济作物及其制成品,以及税收,来维系自身的存续。此时,“大一统”由一种(汉代起官方儒学因帝国扩张的内在需要而极力倡导的)政治-伦理意识形态,转化为实际的(以及根本性的)需求。与“汉学”相对的“宋学”即其全新的意识形态表征,通过所谓“内圣外王”之道,南方的宗族制被更彻底地与中央-北方的皇权-官僚制焊接在一起,构成一个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系统。
  这一过程事实上从唐代中后期就日益明显,韩愈的“道统论”即其表征,因为唐代后期的经济由于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而趋于封闭,与中亚及东亚的经贸往来(初唐、盛唐曾盛极一时)大大减少,而更依赖于南方的供给。但是这一过程在宋代才趋于完成,因为宋代自始就从东北、北、西北三个方向受到各游牧民族政权的严重威胁,使得它的北方从来没有拥有过唐代那样开放的经济环境;它的生活资料比唐代更依赖江南,而它的外贸也由传统的西北丝路贸易转为东南海上贸易,支持其经济繁荣的贸易顺差大部分由南方口岸如杭州、泉州、福州、广州等带来。正如桑原隲藏所指出的:“到了隋唐以后,南方成为谷米的主要生产地,北方反倒不得不依靠南方的补给,即唐代每年约二百万石,宋代每年约六百万石,明清时代每年约三四百万石。北方不得不接受南方谷米的供给,否则国都就难以维持。”(《历史上所见中国南方的开发》,见《东洋史说苑》)直到明代中后期大规模海禁之前,大约500年间,北方的王朝(南渡后的南宋在这方面依然延续了北宋的基本“国策”)始终致力于如何在行政与意识形态上使“偏远”的南方“紧密地团结在中央周围”。与此同时,南方既始终保持独立的地域经济文化特色,又需要中央政府来帮助自身的开发。比如帝国晚期“唯一巨大的前现代化城市”苏州,就是在宋代,尤其是南宋定都杭州后全力开发长江三角洲的受益者,因为“疏浚整个三角洲主要河流的河床,对于个人和地方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而如果没有这样的“综合整治工程”,这片低洼的沼泽地是不可能变成高产农田,进而成为“帝国粮仓”的(详见林达·约翰逊主编《帝国晚期的江南城市》)。
  来自南方的士大夫朱熹,在以帝国官半夜凉初透员的身份参与中央政治运作的过程中,以其敏锐的政治嗅觉和开发儒家基本概念新阐释的突出能力,“打造”出一套思想体系,将南方宗族社会的基本理念成功地嫁接入帝国及皇权的大一统意识形态中,熔铸成一个看似颠扑不破的整体。所谓“修、齐、治、平”,所谓“危、微、精、一”,便是既以上古“道统”的示范作用约束“骄君”,又凭借孔子以下“道学”的精神权威,在提升地方绅士精神修养的基础上提高士大夫的政治地位,最终达成“君臣共治”的理想(详见余玉枕纱厨英时著《朱熹的历史世界》)。朱熹理学长达500年中尽管在民间备受质疑(最突出的代表自然是陆王心学),却始终坚不可摧地屹立在帝国之巅,成为每一代王朝(包括以异族身份入主大统的元和清)都高举力倡的官方意识形态,其秘密端在于此。中古时代北方皇权对大一统帝国无以复加的强调(详见饶宗颐著《中国史学上之正统论》),不止是一种“传统”,也不止是要满足统治者扩张的权力欲,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其经济上对南方无可逃避的依赖使然。
  皇权/绅权、中央/地方、北方/南方之间的“契约”与平衡,用费孝通的话来说就是:“横暴权力有着这个经济的拘束,于是在天高皇帝远的距离下,把乡土中国中人民切身的公事让给了同意权力去活动了。”可是这种“契约”与平衡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被打破,因为“一个雄图大略的皇权,为了开疆辟土,筑城修河,这些原不能说是什么虐政,正可视作一笔投资,和罗斯福造田纳西工程性质可以有相类之处。但是缺乏储蓄的农业经济却受不住这种工程的费用,没有足够的剩余,于是怨声载道,与汝皆亡地和皇权为难了。这种有为的皇权不能不同时加强他对内的压力,费用更大,陈涉吴广之流,揭竿而起,天下大乱了。人民死亡遍地,人口减少了,于是乱久必合,又形成一个没有比休息更能引诱人的局面,皇权力求无为,所谓养民。养到一个时候,皇权逐渐累积了一些力量,这力量又刺激皇帝的雄图大略,这种循环也因而复始。”(《乡土中国》)然而具体到“帝国晚期”,这种王朝循环似乎被革莫道不消魂命打破了,一方面专人比黄花瘦制权力前所未有地失去节制,一方面地方力量群雄蜂起,并且不推翻皇权誓不甘休。原因又何在?魏斐德的探究表面上还是延续较常见的思路,但深厚的经济史功底却使他在不经意处给出了别样的暗示: 

  “……16世纪之后……葡萄牙和西班牙海员将他们在美洲发现的粮食作物介绍给中国人,如玉米、红薯、土豆以及花生。这些新的食物资源,在不能耕种的沙土和干裂的山坡上茁壮成长。1600至1850年,耕地面积增加2倍,人口则增加了3倍,从1亿5000万增加到4亿3000万……”(P17) 

  引进的作物在北方干旱、寒冷地区的成功栽种,使得因数千年反复耕种而贫瘠化的北方土地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新生”。这一“经济基础”的变化,如何改变了北方与南方在政治安排上的平衡,使得双方依赖性下降,而进一步引起意识形态的巨变,北方皇权失去节制而南方离心倾向加剧,最终成为革莫道不消魂命思想与行动之渊薮,此一过程值得深究。
  初步来说,栽种美洲作物成功的效验之一,可能便是北方一定程度上再次能够做到粮食自足,所造成的“良性循环”还包括多出来的可耕种土地能被更多地用于经济作物的种植,从而这方面的自给能力也同时得到提高。清代早期的繁荣(包括所谓康乾盛世)很大程度上或可归因于此。由此,北方对南方的生存依赖性500年来首次明显下降。后果则是,维护双方利益平衡的精致的意识形态调节系统受到破坏,北方皇权由精心维护的对南方士绅宗族社会的依赖与控制,一转而为凭藉专人比黄花瘦制权力的无节制掠夺与压制,更加肆无忌惮地剿杀南方士绅阶层相对自由的政治-伦理理念,企图将南方彻底同化于严密的皇权专人比黄花瘦制体系中,明末党争、雍乾文字/狱皆可看作其表征。朱熹理学缜密微妙的调节机制,让位于“亲君唯上”的粗陋诠释,从而因内涵的空洞化而名存实亡,仅靠科举八股的惯性作用而苟延残喘。明末王学(大本营在江南)、清末汉学(大本营在江南)与经今文学(大本营在广东)的前后勃兴,正是以朱熹理学被统治阶层空壳化为背景。这一隐蔽但是内在的颠/覆倾向,与西方冲击的极大影响汇合,终于导致南方大规模反弹。湘粤沪等成为维新与革莫道不消魂命的渊薮,从康有为到孙中山,激进派人士大多出身南方,便是必然。 
《中华帝制的衰落》,[美]魏斐德著,黄山书社2010年9月出版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One Response to “中华帝国的南方问题”

  1. 丰禾 说到:

    很喜欢你的地方,继续更新哦、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