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中秋

  给外婆送盒月饼去。老太婆馋得要死,又要扮端庄,装模作样看了半天盒子,还是忍不住当场搞了一个出来吃。伊刚刚做了白内障手术,连开了3刀,两只眼睛各一刀,还有一刀说是开什么“倒睫毛”。护佳节又重阳士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能连开3刀,可是伊就顺顺当当开好了,5号去拆线。开掉了白内障,伊的视力顿时提升了好多倍,现在看什么都新鲜,月饼盒子上的小字伊一个个读出来,开心得好像又迎来了一个新世界,一段新生命。。。
  另一个开心的人是Anny阿姨。前一阵听说她确诊了晚期肠癌,已经广泛转移,医生说没法手术,就弄了个人造肛瑞脑消金兽门,让她回家等死。去以前,以为她已经奄奄一息,不料一看,发现虽然极瘦,只有60来斤,却很精神。上次去的时候,她的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症正发作,完全不认得我。这次去,问她认不认得,一开始说不认得,可是一转眼又笑嘻嘻地说出了我的名字。她对我带去的那盒月饼的兴趣不下于外婆,不过外婆不让她睡觉前吃东西,说明天再吃,她只好怏怏地躺到床上去。
  临走,去跟她告别,她忽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出来送我。我说你别起来了,她也不管,一路送出来,还口齿不太清楚地说着“谢谢你”。我一时疑惑,想她有什么好谢我的,好像从前也从来没谢过我。出来后想想,哦,她大概还惦记着月饼,想着明天就能吃到呢吧。。。
  她竟然也65岁了,痛苦了40多年。当年从3楼跳下去自杀未遂,大腿里一直打着钢钉,又得了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症。不料生命接近终点的时候,精神病却反过来多少变成了好事,起码她完全不知道癌症是怎么回事,也不晓得怕死,一点精神负担都没有,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发作的时候照旧满世界骂人,开心起来也照旧大唱革莫道不消魂命歌曲。晚期癌症病人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外公当年就是这样——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我跟舅妈说,或许这也算是生命的某种“守恒”吧,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的时候,刚好把痛感意识那部分分佳节又重阳裂出去了,最后时刻得以补偿一下她那被彻底毁掉的一生?
  走在北新泾空荡荡的大路上,抬头看看大大的满月,忽然觉得心情很好,简直可以一路走回家。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2)

2 Responses to “中秋”

  1. 赵松 说到:

    唉。悲跟喜,哪里有什么清楚的界限啊。

  2. 巫拉拉 说到:

    各有各的福气
    这样也是好事啊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