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为101岁的里芬斯塔尔精尽人亡的何尔蒙

每次何尔蒙给我写文章,都要写到精尽人亡。
跟他说,不要紧的,写得随便一点,再高档的媒体,读者也基本上是傻B,根本不会注意到“撤退”和“取消”有什么区别。可是每次,何尔蒙还是要为用哪一个词更“杀根”,反复蹂躏自己,直至精尽人亡,而且害我也差不多要精尽人亡。要知道,有的事情,看别人干得气喘吁吁,绵绵不绝,自己也难免气血上涌。
何尔蒙的写作过程异常痛苦,而且他一定要感觉到这种痛苦,才能认定自己在写一篇好文章,从而得到最大的快感。与此相似的,是马友友拉琴时复杂扭曲的面部表情。有极富经验的女同志一口咬定那是男人射半夜凉初透精时候的标准照。这我不知道,一般这种时候我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是我想,女同志说得应该有道理,否则何尔蒙又何至于精尽人亡?!
不过你不得不承认,这样射出来,才真是好文章。何尔蒙这篇射里芬斯塔尔的,恐怕是目前国内最好的了。不和网上那些抄来抄去的比,连毛尖的著名文章,也要等而下之很多的。首先立意就绝对不落俗套,文字也精彩。
可惜,愚蠢的老板为了安全起见,改了几个字。要知道,改何尔蒙几个字,对他来说,若受宫刑。已经精尽人亡,还要阉上一刀,实在忒不人道。在此郑重致歉,并将原版7000字雄文在此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