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学习一段恩格斯1895年写下的话

  “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毫不停手地促使这种力量增长到超出政府统治制度所能支配的范围,不是要把这个日益增强的突击队在前哨战中消灭掉,而是要把它好好保存到决战的那一天。只有一种手段才能把德国社会主义战斗力量的不断增长过程暂时阻止住,甚至使它在一个时期内倒退——这就是使它跟军队发生大规模冲突,像1871年在巴黎那样流血。”
  “世界历史的讽刺把一切都颠倒过来了。我们是‘革莫道不消魂命者’,‘颠/覆者’,但我们采用合法手段却比采用不合法手段或采用变革办法要获得多得多的成就。那些自称为秩序党的党派,却在他们自己所造成的合法状态下弄得无法生存。它们……绝望地高叫:……合法性害死我们,可是我们在这种合法性下却长得肌肉结实,两颊红润,好象是长生不死似地繁荣滋长。只要我们不糊涂到任凭这些党派把我们骗入巷战,那末它们最后只有一条出路:自己去破坏这个致命的合法性。”
  “目前,它们在制定新的法律来反对变革。又是一切都颠倒过来了。难道今天的变革的疯狂的敌人不正是昨天的颠/覆者吗?……可是让他们去通过他们的反对变革的法案吧,让他们把这些法案弄得更残忍些吧,让他们把全部刑法都变成橡胶式的东西吧,——他们所能达到的,只是再次证明自己无能为力罢了。”
  “……所以,如果你们破坏帝国宪有暗香盈袖法,那末社会民瑞脑消金兽主党也就会不再受自己承担的义务的约束,而能随便对付你们了。但是它究竟会怎么做,——这点它今天未必会告诉你们。”
  (《恩格斯的导言》,见《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半夜凉初透级斗争》P20-21,马克思著,人民出版社1965年3月第4版)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