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既得利益

  人在思维时要摆脱既得利益多难啊。实践当然就更难了。
  其实大家都既是利益受损者,又是既得利益者。混得不好的只是既得利益少分了点而已。大家习惯了利益受损时就叫唤,尤其有微博之后叫唤就更方便了,听的人也多,叫声呼应声回响,汇成一片,听上去自然显得壮观,似乎不满就要溢出来,大事件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可是如果为了争回受损的利益而需要再付出一些既得利益,则又不肯了。于是实际上只好一边喊疼,一边忍受既得利益继续被慢慢榨干,这样,在感觉上不那么吓人,比可能需要一下子交出所有既得利益的做法更能接受一点。似乎再怎么慢慢交,总能剩下一点什么,靠这点,至少也能活了,得过且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当然,也有不少既得利益滚雪球越滚越大的,春风得意,自然觉得现状理所当然,即便理智上知道有问题,落到实处,也最好维持甚至加强现状。诚如章太炎所说:“近来有人传说,某某是有神经病,某某也是有神经病,兄弟看来不怕有神经病,只怕富贵利禄当现面前的时候,那神经病立刻就好了。”(《东京留学生欢迎会演说辞》)
  但有时候,对有的人,能否想清楚了做好抛弃所有既得利益的准备,正是知行之关键,做不到这一点,一切都是空谈,是装出来的姿态,是虚伪与虚弱。最近一直在想的,就是我自己有没有真正的勇气把既得利益都抛下,去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尽管混得很一般,既得利益有限,但毕竟也有一些项目,比如可以拿书拿票,全国以至世界各地到处跑,有笔工资足以支付房租和买书,工作算得自由度高,在媒体圈混得脸熟了还能办点事。。。
  但是有一些模糊的正在成型的想法,很可能需要放下这一切,去过一种相当不同的生活——一种最大限度脱离体制束缚、创造性地运用想象力去构建去交流的生活方式——那才跟思考中所达到的东西相匹配。我做得到吗?大概需要花几个月时间去权衡,但其实内心深处我知道,如果要做成一些比较特别的事情,这一关是一定要过的,只是什么时候过而已,只是会不会因为留恋既得利益而一再拖延,最后不了了之而已。
  正好读到大卫·哈维的一段话:“我们通过改变世界而改变自己,因此,我们任何一个人怎样才能做到在谈论社会变革的同时不在精神上和物质上做好改变自己的准备?相反,我们如何能够改变自己却又不改变这个世界?”(《希望的空间》)
  闷热的下午,闷在家里想这些事。颈椎病大发作,站着晕,坐着僵,躺着痛,有个大窟窿怎么都填不上,只好严肃思考另一半人生的过法,以转移注意力。
  (开始写这些字的时候天色阴沉,暴雨将至。写完,雨已经瓢泼得只好关紧所有门窗。)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