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神话

1.迷宫
哦,有谁知道这终极的秘密?它回环往复地将我深锁在自我怀疑的迷宫中,另一种阿里阿德涅之线牵引着我,每当我接近迷宫的出口,已经能闻到阳光的气味,它便忽然神奇地抽搐和收缩,重新将我拽回迷宫的中央。
这里是雾的王国,有一种奇异的安全感——没有人会到来,没有人能到来。你深情的呼唤在墙外徘徊,包裹着迷宫和我,让我迷醉,仿佛一切都已发生,而实际上,我很可能只是坐在这块石头上做梦。一千年,又一千年。狮身人面,风化剥蚀。

2.轨道
每颗星都有自己椭圆的轨道,如果它们不相交,那么最接近的那个点,就是开始远离的那一刻。
多么美丽的两道弧!像两把土耳其弯刀,闪着可怕而迷人的寒光。它们的锋刃擦身而过,没有发出金属刺耳的刮擦声,光芒都已合一,却隔着宇宙间最远的距离。致命的引力在那一刻骤然消失,仿佛命中注定的撞击、吞噬、带来毁灭与新生的绚烂焰火,都不过是一场梦魇。
多么仁慈而又无情的大自然!既消灭暴力,又消灭爱。
呵,要转过多少光年,我们才能重回这史诗般的转折点,这被闪电照亮的心碎之地?

3.暂停
多么奇怪的一刻!上帝忽然就老了,患上了帕金森氏综合征,颤抖的手指再努力控制,还是不小心连按了两次暂停键。于是所有的幸福,快乐,爱,希望,都在那千分之一秒里漏掉了。
老迈的上帝追悔莫及,转身对我们这群最后仰望着他的人说:对不起,时机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本来想让它停留得久一些,可是我老了,犯了致命的错误。所以你们不必再聚在这里,自己去碰运气吧。

4.存折
安提戈涅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件大衣,两本书,还有一张存折。空白的存折,她知道是什么意思。很多年前海蒙对她说,她是他存折上仅剩的一笔钱,不到最后舍不得花。可是现在,存折清零了。安提戈涅笑笑,望向奥林匹斯山下那个喧嚣的世界,那么多人,看不见海蒙的身影,所以也就算了,转身去试那件大衣。海蒙有一天也会上山的,她想,或许到那时候再问问他。
而我,海蒙,最后一次站在这个窗口,远远地望着那座山,看不见她打开包裹的神情,也看不见未来。我将去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付出代价的事情。那张存折虽然空白了,但我常常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银行里有着巨额来源不明资产的贪有暗香盈袖污犯,所得已经远远超过应得。
无论结局怎样,海蒙将满怀感激地上路。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One Response to “神话”

  1. 中博网友 说到:

    就像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介意网页上输入文字的那个人是什么脸什么身材什么血色什么信仰什么来历什么旧伤疤什么老情人什么新债什么孽缘,我命令自己固执相信直觉。
    我知道自嘲和自我调侃有时是软弱自卑有时是鄙夷不屑,对上天的赐予命运的安排我不打算听从。我打算清算被践踏的侮辱,也感激被支持的温暖,即使它们来自同一个人。
    也许我还会再看这些日记,我没有必要见到写它们的主人,以文相会,我们已经见过,尽管我真的不想再猜谜。没有谁的人生是一连串的比喻和“操弄大神”的巧手安排。如果我逃不脱,我会亲手结束这个恶作剧里提线木偶的生涯。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