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谈谈易中天和我爸的关系

  我是不反对易中天品三国的。我连于丹都不反对。有市场而又没有太大的直接害处的事情,都是可以做的。但是易名人评论社会问题,看了之后却有些骨鲠在喉。比如这个虐狗事件,转载得实在太广,到处碰到,终于看了一下;顺着易名人,又搜了下他的论战对象鄢烈山;鄢老师平时在南方周末上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我这样贪图好玩的人是吃不大消的,不过对比下来,我还是决定挺鄢;我觉得我们都是在社会上混的,跟易教授这种学院派,有很多基本逻辑上的冲突。
  从理论上来说,易名人后面几段分析里的主要观点有一定道理,也就是虐杀和“恻隐之心”泯灭之间可能具有的联系,不过第一段的逻辑跳跃太大了,狗之“通人性”、可以作为人的“朋友”,这些都是比喻的说法吧,以之为推论的前提,不严密。
  但是虐狗事件并不完全是个理论问题,它更是个实践问题,从实践的角度看,易名人的说法虽然有一定道理,却未免片面。我们都知道,哪怕杀人犯,法庭也会根据实际情况量刑,因此易名人所暗示的“道德真理”并不能轻易涵盖一切事实判断。比如虐杀和“恻隐之心”泯灭之间,在某些情况下确实有易名人说的联系,但也有些情况正相反——仅仅是举个例子——某些连续杀人犯就是因为完全找不到心理发泄的出口而长期积郁导致爆发,而有些人相对能够调整一些,比如通过虐狗,把更可怕的结果避免掉了。这当然也不好,但在真实生活中,我们经常面对的并不是对或错的选择,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无奈局面,不是吗?在各种具体的环境下,这些情况各自有发生的可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作实践的道德判断,而不是抽象的道德判断。
  “一个人,今天能够虐佳节又重阳待老鼠,明天就能虐佳节又重阳待小狗,后天就可能虐佳节又重阳待人。为了保证人的不受虐佳节又重阳待,我们必须反对虐佳节又重阳待动物。”这个推论的推演过程实在太粗糙了,怎么看都不像出自一个大学名教授笔下。这里的每一步推演,实际上都关涉非常实践的判断,完全不具有推论价值。比如我小时候一直喜欢水淹蚂蚁,我也认识小时候喜欢用伞尖戳蛤蟆的人,但我们现在都蛮温和的,从来没想要虐佳节又重阳待别人。从一个人当下做错的事,是推不出他会成为一个恶棍的。我从前洗碗的时候失手打碎了东西,我爸就会揍我一顿,并且振振有词,说什么这证明了我不爱护东西,将来必定是个败家子。但我现在是公认的抠门界人士。我爸也是大学老师,他大概会同意易老师的逻辑的,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是学院派;都酷爱文瑞脑消金兽革式的“无限放大”定罪法。
  其实在我看来,抽象的道德义愤,至少和虐杀同等程度地与“恻隐之心”之泯灭有很大干系。再想一想文瑞脑消金兽革。
  鄢烈山的文章主旨,我觉得无非也是要说出这一点。他只是反对那些“三K党一样用死亡威胁烧狗者的人”,并没有说虐狗是对的。他只是希望相关方面能够制定合适的制度,以尽可能杜绝流浪狗对居民正常生活的骚扰,从而也从“制度保障”上杜绝某些缺乏理性自控能力的人一旦“脱轨”可能做出的虐杀行为,这也有错吗?我觉得这才是真正负责任的实践态度嘛。堂堂大名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学教授,连文章“中心思想”都没找对,就跑出来“论战”,也有些过分吧。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5)

5 Responses to “谈谈易中天和我爸的关系”

  1. 访客 说到:

    你挺鄢,我挺吴。

  2. 访客 说到:

    易教授可能是看多了《武林外传》,整个逻辑和吃了千年人参的同福客栈老板娘的逻辑是一样的:

    今天偷鸡,明天就有可能偷钱,后天就有可能偷人……送官府!

  3. 一愚 说到:

    我估计易老师很爱狗,和我一样,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急火攻心”,还会产生对很理性文字的“反感”。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概骨子里都有点“希特勒”的。
    读到他的这篇我真是觉得爽,虽然我也觉得他写大了,而且推理方面真是牵强,但是博客文章就是有感而发,他又不是投稿而是呼吁。“呼吁”正好符合互联网的个性。论点找错,文章却是用心良苦,我还是很感动于那篇文章。

  4. 访客 说到:

    貌似今天又很晚睡嘛?

  5. oo 说到:

    原来你爸爸和易老只是有学术认同感,我还以为你爸爸是易老是啥哥俩、亲属、战友之类的关系,哈哈:em216: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