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2月, 2007

暴力妄想狂

连续3天窝在工作室加班,加完班已经懒得回家了,索性混过了年。
今儿晚上一回到家,先去敲姑父家的门,还给他一把榔头两把螺丝刀。前好几天借的,去给工作室搞小范围装修。我就是怀揣着这些凶器去赴外婆一年一度的初一晚宴的。一上出租车,就想,这个司机最好惹我一下,惹我一下,惹急了,我就拔出3把凶器,挑一把,给他点颜色看看。可是大过年的,每个人似乎心情都很好,一点脾气没有,一路上司机净在感叹:要是一年里天天马路上都这么空,该多好啊。结果就是我难得发作一次的暴力妄想狂无疾而终。
连续两年,都从小年夜通宵加班到年三十下午。去年是下午3点睡下去,一觉醒来外面已经在放0点的炮仗。今年好点,12点多睡的,睡到6点来钟,被某同学电话叫醒,说是炒股票赚了钱,请我年夜饭。伊不跟家里人吃年夜饭,要请我,虽然我浑身发软头昏眼花,还是感动得咬牙爬起来。结果正坐马桶上呢,又收一短信,说要是我实在吃力就改天请我。我赶紧回短信表示已经起来鸟,不请我我就没晚饭吃,伊还是一往无前地跑回家烧泡饭吃鸟。结果我就傻掉鸟,坐在工作室里发了个把钟头呆,还是决定去旁边便利店买吃的。等我边上网边吃完各种垃圾食品,发现已经接近午夜,外面的隆隆炮声越来越响。于是跑到露台上观战。恩,某些同学把大年初一的中国城市比作美军轰炸下的巴格达,还是很贴切的。我向来拒绝迷信,坚决不参与集体放火,为了与这巨大的噪音相抗衡,我回到房间里用最大音量,放了好几小时摇滚乐。估计是集中听太多凶猛的摇滚,诱发了暴力妄想狂。
后来姑父一边收回凶器,一边问我,昨天年夜饭怎么不回来吃,我只好含含糊糊地回答:“在外边,太忙,这不是刚回来吗”。也不能太直接告诉他们,实在是因为不耐烦跟各位亲戚团团坐,吃这顿伪装“和谐”大家庭的年夜饭,才躲着不回家的吧。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2)

慢人

[mp=350,65:n]http://www.citychinese.com/bbs/UploadFile/2006-5/200652120224736342.wma[/mp]

鲁宾斯坦这支萧邦协奏曲,是李小令同学最近放的音乐里我最喜欢的一首。一口气听了5遍。差不多1个小时就这样过去。

1.为什么艺术的本质可以说是时间?因为它就是这样消耗掉你的时间,然而在这被消耗掉的时间里,你感受到的,却是密度比实际时间大得多的一段被精炼和凝缩的时间,也就是说,这1个小时属于音乐的时间里,也许容纳了10年,20年,50年……;艺术成就的高低,也许就是由这种时间货币来定价的,比如,在一个单位小时中,你能够消费到的,是50年,还是5分钟。

2.钢琴声一起来的时候,仿佛整个人一下子去了另一个国度。那里有一种感情充沛的宁静。那不是古人神游八极、道通天地的玄幻,也不是西式浪漫主义的奔放与冲动;那是将一种极深湛的情感完全内敛,在宁静中感受它律动的痕迹。就如同深夜端一杯茶,坐在屋顶的露台上,想起一些事情;然而你只是继续,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喝茶,安静地,这样一直坐着。

3.不管有着怎样的历史因缘,东欧终归已经被浓厚的俄罗斯气息所浸染,这一点,去波兰朗诵过诗歌的王老师大概最有发言权。听这支曲子的后半段,我竟然有些恍惚,并没有太多想到波兰,却仿佛是在圣彼得堡的大街小巷,扮演波德莱尔笔下的巴黎漫游者。走,看,听,闻。影影绰绰的景物,像涅瓦河里的倒影,不停地晃动着,从身边淌过;或者是半速放映的胶片,不时有一闪而过的划痕;而一种没来由的亲切、熟稔、温暖,就这样缓慢地,漫过边界。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悲壮的与悲哀的

Roger Waters上海演唱会得到如此众口一词的盛赞,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和他的Pink Floyd,即使是1990年那盘不知被翻录了多少次的图像模糊的黑白版录像带,也足以在5分钟里把目瞪口呆的我钉死在复旦广播台那台无比金贵的录象机面前——何况这一次是货真价实的现场。
然而人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激动甚至疯狂?仅仅因为那是可以无所顾忌大喊尖叫的摇滚乐现场吗?仅仅因为那些难得一见的顶级舞台效果吗?仅仅因为名气、怀旧、还愿或者其他任何一种“心情”吗?没错它们都是原因,但如果仅仅因为这些,我想那是Roger Waters所不愿意见到的。因为Pink Floyd虽然对很多人来说代表着“迷幻”,但其自诩的“使命”,却不是麻人比黄花瘦醉,不是沉迷,不是忘乎所以;相反,正是Roger Waters[color=Maroon][b]过于自省、过于沉思、过于批判[/b][/color]的倾向,带来了他与Pink Floyd其他成员最终不可调和的分歧。这实际上指示着摇滚乐自身一个近乎永恒的[color=Yellow][b]悖论[/b][/color] :你究竟是要听者迷醉与放纵,还是要他们清醒与抗争?很多摇滚乐自称能够让人通过迷醉而清醒,借助放纵来抗争——我自己曾经也是这样认为的,在10年前混迹于摇滚圈的那些岁月中——但这很可能只是一种自欺欺人。而Roger Waters时代的Pink Floyd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它能够使用一种[color=Green][b]明目张胆到极致的迷幻手段[/b][/color] (这些手段甚至让那些以麻人比黄花瘦醉听众为己任的纯商业音乐都眼花缭乱、趋之若骛,正如电影版The Wall中那些革莫道不消魂命性的影像技法最终被商业MV彻底吸收),[color=Red][b]以毒攻毒[/b][/color],来达到让震撼人心的反省与批判深入人心的效果。某种意义上,这是摇滚史上绝无仅有甚至空前绝后的,即使伟大的列侬、伟大的大门,伟大的齐柏林飞艇,也[color=Blue][b]不敢将“革莫道不消魂命”进行得如此彻底[/b] [/color]。这总体上也可以被看作是摇滚乐的一个[color=LimeGreen][b]临界点[/b][/color],它标识出了沉迷与信念、放纵与自由、骚乱与反抗等等之间那道微妙而无形的界限;少走一步,火候欠足,多伸一脚,便入魔道。
然而即使Roger Waters,也无法改变摇滚乐的宿命。因为意识到真正的“反抗”需要“由内而外”的自我灵魂革莫道不消魂命的,永远是少数,极少数,那大多数以极大热情来投入(不管是一场音乐会还是一场社会运动)的,永远只是来发泄他们被压抑的情绪,来咒骂一种外在的压迫,来体验那革别人的命的快感。看看我们眼前这场如此火爆的Roger Waters上海演唱会,只要你有足够的反思意识,你就很难在事后兴奋得起来。事实上,[color=Purple][b]像上海演唱会这样缺乏内涵的现场[/b][/color](我指的是我们这样的观众),正是Roger Waters自己明确批判过的。在电影版The Wall里,当男主角将他的演唱会现场变作纳粹党代表大会的翻版时,他所面对的那些佩带袖章、高叉双拳的观众,某种意义上不正是我们这里成千上万不明就里一味high着的人吗?你是否意识到了,早在近30年前,Roger Waters就对自己作为一个摇滚巨星以及Pink Floyd作为一支历史性乐队的命运,作出了如此深刻的自嘲?[color=Orange][b]你是否意识到了,当你在现场为Roger Waters狂呼乱喊的时候,你恰恰身体力行地将自己实践成为了Roger Waters的批判对象?[/b][/color]你是否意识到了,今天作为一个狂热的摇滚音乐会观众的你,换一个历史场景,会极其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真正的纳粹分子?
显然大多数如此投入的人并没有。然而如果你没有,你能够算是听懂了Dark Side of the Moon,看懂了The Wall吗?
因此Roger Waters以及他自认为承担着的使命,注定是悲壮的,而摇滚乐,只能是悲哀的。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小买卖人

一直在筹划着做点古怪的生意。前好几天跑去海上海晃,跟著名的老马同志聊天。聊天的起点当然是寻找合作的机会,不过像俺这种习性的家伙,就是再严肃的约谈,只要逮着点点机会,就会演变成一通乱侃。比如不知怎么一来,我们就聊起了大学生活。老马大我3岁,所以有差不多两年我们同时在读,他在同济,我在复旦。读书时候,像我这种不安分分子,是经常来回窜的,近嘛。不光窜,还投机倒把。我们一帮人,有段时间每天从同济买大批面包回来,等复旦熄灯后,到各个寝室楼道里叫卖。主要是因为当时公认同济的伙食与复旦相比,又好吃又便宜。我记得当时同济卖1毛5的面包,半夜里在复旦可以卖出3毛5到4毛,完全是暴利,比我们今天涉足的任何一种生意,利润率都要高上数倍。老马同志一听乐了,说当年他也经常把复旦的东西往同济倒,具体什么我忘了。经过这番回忆论证,我终于发现我们虽然都多多少少是文艺青年出身,但骨子里有着浓厚的小买卖人气息。当年的校园尽管比现在封闭得多,但也不见得有多“纯洁”,只不过做的买卖比较低级而已。今天怕是不会再有学生有兴趣,每天骑着自行车,奔波在两所大学之间倒面包了吧。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还是港片牛

新版007开演第一天就屁颠屁颠跑去观摩了一哈,没办法,虽然一贯假装有文化,但是碰到动作片马上就投降了,刺激啊。
我就喜欢8声道轰隆轰隆,枪林弹雨,血肉横飞,这应该是对我的孱弱体质的心理补偿吧。只要有可能,动作大片我一定是要去带DTS设备的影院看滴。超级大烂片《绝地战警》第一集放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去当时唯一有8声道设备的上海影城(一厅还是二厅?记不清了),边骂边爽,骂的是情节,爽的是超级火爆的连串动作场面。再比如尽管我非常讨厌后期斯皮尔伯格的假正经、装深刻,但还是不惜巨款,一口气在不同的星级影院里看了不下4遍《大兵》,为的就是分辨一下在DTS、SDDS、杜比SRD等各种不同名堂的8声道、6声道环境下,子佳节又重阳弹在水里飕飕乱蹿的发烧效果到底有什么细微差别。当然,现在我年纪大了,听力下降,没那么变半夜凉初透态了。
回来说这个新007,还是蛮好看的——从动作片的角度,反正我看得兴致勃勃。结尾有点弱,克雷格太敦实了一点,邦女郎脱得不够,赌桌上的细节处理得有点糙、想象力一般,这些都属可原谅范围。只是有一点,抄港片抄得实在太露骨。这电影总的来说就是3部港片拼成的,上来一大段是黑人版的成龙打片,当中一大段是白人版的周润发赌片,然后。。。注意,然后。。。结尾。。。根本就是《墨攻》嘛!当007纵身跃入浑浊的深水,我脱口而出:刘德华!当邦女郎被他从水里捞出来,猛按她的胸的时候,我狠狠咽了一口口水,感叹道:欧,多么范冰冰啊。。。
所以还是大卫·波德威尔的经典评论:尽皆过火,尽是癫狂。这一点上,好莱坞就是堆再多钞票,发再狠的毒誓想要赶超,于精神实质上,还是永难企及港片曾经的境界的。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向上爬

今天突然注意到,我升官了。累计到今天为止,我的博客中国积分是6406分,而根据规则,6400分就可以升级,所以估计前两天我已经升官了,从博客巡抚升为博客侍郎了。出于数十年来难得有的升官体验,一时兴奋,老子跑去帮助中心查了下,想看看下一次升什么官,要多久才可以升,结果很失望。侍郎之后,老子应该可以升尚书,可是尚书要9600的积分。老子辛苦写了3年半博客,才积到6400分,要再加上升官所需3200分,就意味着起码还要再写1年半-2年;而且在博客的20级官僚系统里,侍郎才第8级,尚书才第9级,连一半台阶都还没爬到呢。将军、公爵、贝勒(靠,好端端一汉人当家的博客,整些腐朽的贝子贝勒出来做甚?)、亲王,这些俺就不看了,直接看了看博客皇帝,要30万分以上啊,以我3年6000分的速度,要写150年,就算未来几十年科技突飞猛进,人都能活150岁,我还是当不成这皇帝,因为我是从30几岁才开始写的。还算好,他们没想到要弄个100万分的博客上帝。可见无论在现实社会还是虚拟空间,要向上爬都是多么难,我就更不擅长了。我突然发作的升官欲望,被博客官僚积分系统兜头一盆冷水,两分钟里面就悲惨地熄灭鸟:em218: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