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5月, 2008

老年大学

  跑到专业音乐界人士家里,摸摸他的钢琴,就想,恩,回去买架钢琴,从头学起。结果人家说,你还是去买架雅马哈电子琴吧,练的时候声音关小一点,就不会把邻居们逼疯了。昨天又跑去专业画家家里,问了问,原来在木架上绷好的画布,1米见方的,也才40来块钱,油画颜料也不贵。当即想,买个10块20块画布回来,瞎涂涂,也是蛮开心的事情。一直很想把我那台镜盖都掉了的Nikon换成王老师那样专业级别的,但是那要好几万块钱,而且我现在基本上宅在家里,拍什么呢?难道真的把自己腿上的汗毛一根根拍下来?当然我还可以把借给何尔蒙的DV讨回来,拍点小片子,刚好最近戈达尔的传记、帕索里尼的访谈录看得我手痒。。。
  后来他们告诉我,不必为自己置备这么多花钱的玩意儿,只要去申请入学就可以随便玩了,那个地方叫老年大学。。。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4)

心虚

  知识及其语言的“霸权”有时候是一种如此怪异的东西。比如当你听完音乐会,在跟作曲家本人喝茶聊天的时候,你所感到的某种紧张。这并不是因为陌生或者自卑什么的,而是因为人家操弄的是一个你所不能熟练掌握和运用的话语系统。你很紧张地听,生怕理解错了,惹出笑话。但不能怪人家在说起音乐的时候夹杂术语,因为这就是他们的语言环境,不用这些术语,他如何能表达得准确?其实他们已经用了最少的术语,而残留下来的那些术语在他们自己听来如此明白易懂,就像他们的日常语言。但是对一个门外汉,哪怕最基础的术语,也足以让他停下来思索一番,并且很可能最终只能囫囵地混过去。这就像我自己在跟人谈起哲学之类东西的时候也免不了要用术语,我甚至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理解那些在我看来很准确、清晰明白、一目了然的术语。也就是姑妄说之,理解了多少,误解了多少,都没个准。(有一次我拿本特伦斯·霍克斯的《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给某个好学的人看,我一直觉得那是最浅显易懂的哲学入门书之一,结果两个月后人家说我骗人,这么难啃的书,啥都看不懂。。。)当然我也会笨拙地用我的语言去说一说听完音乐的感受:缺乏整体性,松散,完成度不高,像电影音乐……等等。其实其中大部分也不是通俗的日常用语,倒更接近哲学术语,只不过是我习惯的用词罢了。换个第三者,它们大概和调性、和声、曲式一样云里雾里。交流要用语言,语言依赖于知识体系,但知识体系的隔阂在今天却令人望而生畏。怎么办?我是想什么都学一学,至少入一下门的。我不喜欢那种心虚的感觉。可是悖论在于,很可能你学得越多,心虚的时候越多,你通过对一件事情的了解而多少感到的踏实,几乎同时就会被新产生的10个疑问所带来的心虚淹没。。。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5)

青年

  “只要青年人觉得自己前程远大,可以大有作为并受到欢迎,他们就会意气风发;他们也甘愿为实现某一理想而忍受最大的苦难。从许多女人身上享受艳福,还是把最深刻的爱情倾注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两种追求对他们并不矛盾,而是交替出现在他们的想象中。武士引人注目的荣誉和思想家耐心而谨慎的工作对他们是同样的诱惑。是为人民充当意志坚决的带路人,还是在精神上成为所有人的兄弟,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尚未作出选择,而且也不必进行选择。实际上他们尚未摆脱无意识地产生的那种只从自己出发的天真的思想。他们热望拯救世界,并甘愿忍受最大的牺牲,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态度定会受到所有人的钦佩。
  青年人只是在以后,在很久以后才懂得,取得成功几乎总是要付出极大的痛苦的代价;一帆风顺地取得领佳节又重阳导地位算不了什么,而那些屡经痛苦与磨难的人,那些多次重整旗鼓的人才算是英雄。等待着童年玻利瓦尔的是这样的前途:他的一切,甚至随意讲的话都得到人们的赞扬;以后,他又受到诽谤和阴谋活动的打击,他的事业摇摇欲坠,为此他害怕在后人面前保不住声誉。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他是个‘心如枯槁、万念俱灰、彻底绝望的人’。然而他仍在继续前进,他就是怀着这种内心痛苦原谅了还在伤害他的同胞……”
《解放者玻利瓦尔》P73-74,[委内瑞拉]奥古斯托·米哈雷斯著,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4年版)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渡口

  听文艺青年聊天,每每惊出一身冷汗:我从前不会也是这样说话的吧?!
  俩美女请客吃饭,饭店在渡口书店旁边,顺便去晃一圈。门口的大桌子一圈人围坐着,像是在搞读书会,轮流发着言。一开始只是略有不适。在那样一种半公开的场合大谈自己的人生感悟、终极关怀,我是没这个胆量的。我一般只在两三个人的私密场合谈点严肃问题,或者一定要谈的话,也要间或夹点黄色下流的话题,以便不会谈着谈着就真以为自己很深刻很高尚了。
  直到某男青年起来发言,竟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得不连声咳嗽,以驱除生理反应。只听该男青年说:我认为村上春树的文学里,有着很强烈的哲学意味。可能是因为我是从哲学这方面进入的,所以特别能感受到这一点。旁边人问:你一般读什么哲学啊?男青年:主要是康德、叔本华、尼采。。。
  我靠,真是厉害的文艺青年,有本事把康德、叔本华、尼采跟村上春树往一块扯。。。
  赶紧挑了几本书,买单逃走。。。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