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5月 9th, 2008

心虚

  知识及其语言的“霸权”有时候是一种如此怪异的东西。比如当你听完音乐会,在跟作曲家本人喝茶聊天的时候,你所感到的某种紧张。这并不是因为陌生或者自卑什么的,而是因为人家操弄的是一个你所不能熟练掌握和运用的话语系统。你很紧张地听,生怕理解错了,惹出笑话。但不能怪人家在说起音乐的时候夹杂术语,因为这就是他们的语言环境,不用这些术语,他如何能表达得准确?其实他们已经用了最少的术语,而残留下来的那些术语在他们自己听来如此明白易懂,就像他们的日常语言。但是对一个门外汉,哪怕最基础的术语,也足以让他停下来思索一番,并且很可能最终只能囫囵地混过去。这就像我自己在跟人谈起哲学之类东西的时候也免不了要用术语,我甚至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理解那些在我看来很准确、清晰明白、一目了然的术语。也就是姑妄说之,理解了多少,误解了多少,都没个准。(有一次我拿本特伦斯·霍克斯的《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给某个好学的人看,我一直觉得那是最浅显易懂的哲学入门书之一,结果两个月后人家说我骗人,这么难啃的书,啥都看不懂。。。)当然我也会笨拙地用我的语言去说一说听完音乐的感受:缺乏整体性,松散,完成度不高,像电影音乐……等等。其实其中大部分也不是通俗的日常用语,倒更接近哲学术语,只不过是我习惯的用词罢了。换个第三者,它们大概和调性、和声、曲式一样云里雾里。交流要用语言,语言依赖于知识体系,但知识体系的隔阂在今天却令人望而生畏。怎么办?我是想什么都学一学,至少入一下门的。我不喜欢那种心虚的感觉。可是悖论在于,很可能你学得越多,心虚的时候越多,你通过对一件事情的了解而多少感到的踏实,几乎同时就会被新产生的10个疑问所带来的心虚淹没。。。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