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6月, 2008

小结

  电影节一口气看了近30部电影,平均一天3-4部,回来干点活,欧洲杯又开始了。白天有时候还要采访。。。就这样度过了黑暗的8天,每天只睡3、4个小时。一结束,马上就生病了,腹泻发烧,不过这对我来说小意思,补两天觉就好了。
  本来我给自己的电影节安排得好好的,用22日晚8:45世纪大上海的一场《第七封印》来收尾,不料出了事故,场子里硬把4:3的画面放成了16:9,结果很多时候,说话的人脑袋都被切掉了,表情都看不出。伯格曼人家就是研究脸的,你不让我看脸,这电影还怎么看?何况《第七封印》尤其应该关注它强烈的视觉风格,构图、用光、明暗对比等等,画面不全,效果损失一大半。坐着的观众,偶有窃窃私语的,却谁都不说话。册那,看了10分钟,实在看不下去,只好自己跑出去,让他们把值班经理叫来。经理态度很好,许是因为我胸前挂着贵宾牌子,不过我当然不是该贵宾,我只是借了牌子来混场子。经理说明了一下他们的镜头问题,我说我不管那么多,只要放全画面就行了,他说那调一下两边的遮幅吧。我也不太懂电影放映的术语,以为行了,就又坐回去看。结果他们把两侧的幕布稍稍往两边拉了下,画面反而变得更狭长了。10分钟后实在忍不住,又跑出去叫来了经理,这次他总算很明白地说,他们用的放映镜头都是对付宽银幕新电影的,这种老式尺寸他们放不了,只能撑足,切掉上面的头,要不切掉下面的字幕。我说切掉哪边都不全啊,整体缩小一下不行吗?我前两天在兰生、八佰伴看《处半夜凉初透女泉》、《穿过黑暗的玻璃》都没事啊。。。他说不行,除非再套个镜头,可是他们没准备这种镜头。。。看看,我们电影节的专业性总是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排片里早就有好几部伯格曼了,居然也不准备好镜头。跟上一届永远对不上的字幕、时刻在变动的排片相比,这届算是有进步了,起码我看的20多场,不管翻译质量如何,速度上基本是对了。但是要完善的还是那么多。
  无奈地回到放映厅里,刚好是鞭笞教徒自残那段,看得我肚肠根痒痒,痛下决心,不看了。出来,一转念,买了《功夫熊猫》的票,很爽地度过了接下来的1个半小时,大大疏解了没能在大银幕上看成正宗《第七封印》的怨怒。
  这次看了7部伯格曼电影。《夏夜的微笑》由于时间冲突,一开始就没准备看,再说这是伯格曼早期比较通俗和戏剧化的电影,不看大银幕损失也不大。令我极为不爽的,就是我最想在大银幕上看的《假面》和《第七封印》竟然最后都没看到。《假面》龙之梦那场没票了,连加座也满了。我就奇怪了,这部电影很难看懂的啊,很闷的啊,很现代很反好莱坞的啊,怎么有那么多人凑热闹呢?估计起码1/3人没到一半就要走人的,可是他们却把老子的位子给占了。。。
  看了的,感觉最好的是《穿过黑暗的玻璃》和《秋天奏鸣曲》。前者电影节前写文章,横竖找不到碟,网上电骡下不到,迅雷有RMVB版的源,但巨慢,到现在都没下完。后者碟也找不到了,网上下了个,字幕却要慢半拍,而且没有更好的字幕了,结果看得很累。最后成文的时候,只好将就写了8部。《秋天奏鸣曲》这样的“室内剧”,没想到大银幕效果极好,环艺20:45的场子,坐进去就直打瞌睡,不料挺过半小时,忽然精神抖擞起来,母女俩大段的争吵配上细致入微的脸部特写以及如梦似画自由出入的记忆镜头,简直绝了。伯格曼在这里使用极具古典油画特质、如静物般体现时间的凝止的画面(配上巴赫的音乐),来表现女儿(并不完全真实)的记忆,是有其深意的,有空我再来分析。《穿过黑暗的玻璃》、《处半夜凉初透女泉》、《沉默》和《魔术师》应该都是修复版,画面清晰,明暗对比强烈,弥补了我看灰蒙蒙的日本2区版DVD时的不满足。但在影城看的《野草莓》似乎未经修复,画面依旧很灰,有说是放映问题。。。
  其他的嘛,老实说,近年的新电影能让我兴奋的真的寥寥。冰岛的《犯罪现场》和以色列的《前陷风暴》(即《波弗特》)还行,但也不见得有多好,《前陷风暴》大致就是个改进深化版《集结号》。老大师雅克·里维特的《孽爱》巨长,就像他一贯那么绵绵不绝,但看完了一时也说不出哪里好。《老无所依》、《血色黑金》、《美国黑帮》都可算是好莱坞的佳作,但水准也就那样,没太大意思,用777的话来说,都是看第一遍挺带劲挺刺激,但不会再想看第二遍的。山田洋次的《母亲》以极为娴熟的大师手法来掌控,使得这部130多分钟长、几乎没有高潮的电影毫不沉闷,令人动情之处和生活气息浓郁的幽默处处可见,但总觉得它太过四平八稳,更像是一个老导演对某些纠缠一生的心结的“还愿”,于电影本身,却没有太多可玩味的东西。看此片的时候,邻座两个小姑娘不断为那些温馨的小幽默发出起劲而夸张的大笑(比较正常的反应我觉得应该是“会心一笑”吧),令人疑惑现如近大家是否都那么需要一种被“胳肢”的感觉,哪怕是自己硬找的。。。
  至于国产片,又在大银幕上看了遍《耳朵大有福》,还是好,是近几年“完成度”最高的国产片,一兴奋,拉上某可以报销的同志买单,请导演张猛吃了顿饭,聊了几个小时。张猛还是很有意思的,很用功,想法不少,也基本没有电影圈的种种陋习。相比之下,《千钧。一发》还是要差点,尽管在这些年的国产片里,它已经算很不错的了。采访法莫道不消魂国《电影手册》主编付东时,问起他觉得哪部中国电影不错,他说了贾樟柯的《24城记》、尹丽川的《公园》以及“OLD FISH”,回来一查,才发现就是《千钧。一发》。至于糟糕的,他举了《冈拉梅朵》和《小胡同大尊严》。问他对《耳朵大有福》印象如何,他说他看了,但是没看懂,因为电影里有大段对白,却没有字幕。。。这又是电影节一个不小的疏忽:展映的很多国产片都没有英语字幕,孜孜以求的“国际化”,又从何谈起呢?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3)

一个月

  “无意识中复制的谎言使人把自我当做他者,把死亡当做生命,把一致当做区别,把虚伪当做真实,把沉默当做话语 (《英格玛·伯格曼》P52,[法]约瑟夫·马蒂著,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10月版)


  “于是我觉得从我嘴里出来的每个声音、每个字都是谎言,是空泛乏味的剧作。只有一件事可以拯救我,使我不致绝望、崩溃。那就是,保持沉默。探索沉默背后的清澄,或起码设法收集还可以找到的资源。” (《伯格曼论电影》P37,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7月版)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