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10月, 2008

舍利子

  听说我长年、大量地吃罐头和方便食品,小蔡好奇地问我:那些东西里有那么多防腐剂,你死了会不会烂不掉啊?我说是啊是啊,基本上我会自动变成木乃伊滴。。。过了一会儿伊不死心,又凑过来说:可是现在都是火化的丫。。。嘿嘿,我说,没关系,烧吧,一烧阿拉就变舍利子啦!


  又,三联的詹同学听了以上对话后补充:为了保证烧出舍利子,你应该从今天开始坚持不懈每天吃三人比黄花瘦鹿奶粉。。。
  这个建议我会考虑滴。。。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8)

二马

  在北京的时候,有权威人士告诉我,马尔克斯病危了,这次真的病危了。看来我前一阵做的梦还是有些灵验的。回来又收到短信,告诉我马原得肺癌了,好象也比较可靠。怪不得顾彬请不动他参加研讨会,还以为书里没说他什么好话,得罪他了呢。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两周

  在北京晃了两周。好久没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收获嘛,还是很大滴。
  1.在保利剧院听了两场歌剧,理查·斯特劳斯的《玫瑰骑士》和瓦格纳的《唐豪瑟》,德意志歌剧院当然很牛叉,两场加起来9个多小时长,老子居然一分钟没睡着。关键还是好看啊。
  2.在国家大剧院的音乐厅听了北德广播交响乐团的第二场,贝四很一般,但贝五相当震撼。又在话剧厅看了国家话剧院的新戏《明》,奇烂无比。编剧是当年明月。反正现在出名的都是这票货色。
  3.回来前一晚,在故宫看了场汉唐乐府《洛神赋》。进神武门的时候,看到东北角的角楼着火了,烟雾弥漫,一开始还以为是为演出造气氛,后来真的看到火光和消防车。我们不管不顾地在宁寿宫看演出,出来时特意望了望,楼还在,看来火不大,很快扑灭了。台湾人搞的汉唐乐府,有那么点意思,大家都赞那个女小生,但整场演出感觉还是有点糙。而且放在皇宫里演,人数太少,显得空旷,与背后的皇极殿也不太搭调。窃以为乐府之类,应该是在华清池这种地方,让杨贵妃边洗澡边看的——当然,最好周围有圈观众席,这样我们连乐府带贵妃出浴就一起欣赏了。不管怎么样,看完戏,深更半夜在故宫里晃悠,还是别有一番滋味。月亮挺圆,周围悬浮着一层暗红的雾气,让我忽然明白啥叫“紫气”。殿宇、飞檐和宫墙都隐没在暗影里,只是被月光勾出一些线条流畅的轮廓,使得这些破烂宫殿比白天看上去陡增了许多魅力。
  4.在首都博物馆看了“公平的竞争——古希腊竞技精神”展览,内容和奥运前大英博物馆在上博搞的展差不多,不过北京这个展来的都是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的精品,东西更多。首博新馆也是造好不久,样子不错。内部空间也是巨大无比,但是跟国家大剧院内部的大而无当以及土里土气的装饰比,首博对空间的利用合理多了。
  5.被人硬拖去打通宵麻将。我说第二天还要去看展览,他们说三缺一,我说行,既然你们硬要送钱给我,那文化生活就靠边站吧,我先赚点零花钱。他们不信,结果打了8个小时,一敲三,20块钱的辣子,赢了400,这还是老子最后一圈放水,好几副上手就三上张四上张的好牌硬是不和。后来他们就再也不找我打麻将了。。。
  6.洗劫了三联书店、广西师大北京贝贝特等出版社的书库。各家出版社一开始热情邀请我去抢书的领佳节又重阳导,看到我近乎疯狂地将架子上的书扒拉下来,很快在旁边堆起一座小山,就差掩面而泣了。他们不停地在一边旁敲侧击:要节制,做人要节制。。。我笑呵呵地回答他们:我已经很节制啦,要不是考虑到搬运困难,我会直接把这里搬空滴。。。节制的结果是,总共只抢了不到150本书,很多漏网之鱼,只好等下次了。。。
  7.考察了一下北京的书店,发现名气很大、开了巨多分店的光合作用也就那样,转了半天,只买了本《如何与经济学家争辩》。777批判的白领书店的弊病,这里应有尽有。光合作用基本上就是精简版的季风,但是又比渡口这种大,高不成低不就的,反正不对我的胃口。不过好像聊起来,出版界的人士都还蛮看重他们的。我是觉得红火不了几年。
  8.还是喜欢中华的灿然书屋、商务的涵芬楼,哪怕是三联的韬奋图书中心。此次虽以抢书为主,但还是在中华书局和考古书店买了一堆书,回来发现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日本的中国学研究著作。记个账。
  中华书局:“日本学者中国史研究丛刊”中的《九品官人法研究——科举前史》(宫崎市定著);“中国史学的基本问题”中的《殷周秦汉史学的基本问题》(佐竹靖彦主编);“近代日本人中国游记”中的《考史游记》(桑原隲藏著);桑原的另一本名著《东洋史说苑》被收入“日本中国学文萃”,同时还买了这套丛书里的《万叶集与中国文化》(中西进著)和《中华名物考》(青木正儿著);“近代史料笔记丛刊”里的《十叶野闻》(许指严著)和《湘灾记略》(湖南善后协会编纂);“唐宋史料笔记”里的《开元天宝遗事·安禄山事迹》;《唐语林(插图本)》。
  考古书店:《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李学勤主编)、《手铲释天书:与夏文化探索者的对话》(张立东、任飞编著)、《从亚洲腹地到欧洲》(赵汝清著)、《隋唐使职制度研究(农牧工商编)》(宁志新著)。
  9.在外地读书,效率好象比较高。抽空读完了《胡安·鲁尔福全集》、布尔迪厄和汉斯·哈克的对话录《自由交流》、《贸易论(三种)》(托马斯·孟、尼古拉斯·巴尔本、达德利·诺思著)、哈尼夫·库雷西的小说《加百列的礼物》(蛮好看的,但是出版商拿库雷西与拉什迪相提并论,夸张了,分量还是不够)、《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洪君彦著,明报出版社今年出的增订版,准备再拿中华书局新出的《乔冠华与龚澎》以及章含之自己那几本红极一时的自传对照着看,看这一家子红人怎么互相诋毁,实在有趣也可悲)。
  10.听说保罗·克鲁格曼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大喜。该人是活着的经济学家里阿拉最喜欢的一位,《纽约时报》上的专栏一向又好玩又犀利,经常把小布什骂得狗血喷头,多年来我一直想把这些专栏收在一起,请人翻译一下,出个集子,可惜买不起版权。去北京前回家搬过一次书,心血来潮把克鲁格曼一堆中译本全搬来工作室了,现在看起来竟然有点心灵感应的意思欧!(那些书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前后出的,包括《流行的国际主义》、《地理和贸易》、《发展、地理学与经济理论》、《萧条经济学的回归》、《预期消退的年代》等;阿拉门外汉读的时候当然都是跳过公式看个大概的,还好他的书里公式用得不多)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季风

  等音乐会开场的几个钟头里,跑去季风逛,忍不住又买了一堆。打完折,268,数字挺吉利。陕西店跟以前没什么两样,暂时还没显出仓皇出走的迹象。
  说起来,在季风买书比我多的人,大概没几个。十几年来,我一直坚持平均每月在季风(包括陕西店、艺术店、来福士店和复兴路小店)消费500块钱以上,有时候会超过1000。算算吓一跳,我扔在那里的人民币,少说有10万了吧。所以很长一段时间,碰到小宝,我都要喊他奸商,我们这种铁杆老客户,居然什么折也不打。多年以后他们终于有了VIP金卡,可以打9折,我也就满足了。
  季风如果真关门了,我觉得是对奸商的报应,哈哈哈。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关,毕竟它是我空闲时候找方向的第一选择。渡口这种,要不是路过,是尽量少去的,受不了满屋子文青的气味。季风够大,尽管在地下,但通风良好,而且闲杂人等多,气味就不太重。
  书店里闲杂人等比例很重要,太高,书城这种,就像集市了;太低,渡口这种,又矫情了。比例合适到季风这个度,还真不容易。所以尽管对季风仍是有种种不爽,上海中心区还就挑不出第二家素质接近的。所以最终,只好希望他们正在启动的大型自救媒体公关活动能够成功了。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