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10月, 2009

石女

  两枚何姓美女晚上7点多忽然驾临寒舍,主要是广州何美女要住在上海何美女家中,可是上海何美女居然忘带钥匙了,约在我家附近先吃饭,于是俩人就拖着大包小包跑来,权当行李存放站。放好行李她们去吃饭,我继续看稿。过了两个多小时,她们又拖着著名的残生君一起来拿行李,外加付费——英文系出身的广州何美女答应帮我这个外文盲发封英文信到意大利领馆,跟他们讨价还价签证日期的事情,以抵充行李寄放费。
  一边写着邮件,一边聊起下个月坂东玉三郎要来上海演昆曲的事。我说看不看都无所谓,上次洪大小姐已经自驾车带我们去苏州看过了。《牡丹亭》之类昆曲,那根本就是淫词艳曲,照我看,不过是古时候文人士大夫被封建礼教捆得牢牢的,于是关起门来,在家里演点真人版三级片过瘾而已。洪大小姐那次一边看戏,一边就戏文中伊不懂的各种生理卫生名词请教我,我呢就压低声音一一作答,结果还是搞得周围虔诚的戏迷纷纷对我们扭头侧目,洪大小姐后来一直跟我道歉,说伊从小学戏,上了七八年戏曲学校,两耳不闻天下事,一直没好好上过生理卫生课,比如伊始终搞不懂啥叫“石女”。。。
  话说到这里,两枚何美女一齐瞪着渴求知识的大眼睛望着我,问:个么啥叫石女捏?!facefaceface
  我想了想,从百度百科调出了“石女”词条,让她们自学,结果俩人几乎以一样整齐的动作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冲到电脑前,贪婪地读起来。。。
  我只好退到一边,跟残生君相对摇头:现在的女人啊。。。
  等她们带着行李也带着学到知识的满足感离开后,我也忍不住学习了一下该词条,证实本人20多年前从地摊小报上学来的性知识,总体上还是正确滴。。。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中秋

  给外婆送盒月饼去。老太婆馋得要死,又要扮端庄,装模作样看了半天盒子,还是忍不住当场搞了一个出来吃。伊刚刚做了白内障手术,连开了3刀,两只眼睛各一刀,还有一刀说是开什么“倒睫毛”。护佳节又重阳士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能连开3刀,可是伊就顺顺当当开好了,5号去拆线。开掉了白内障,伊的视力顿时提升了好多倍,现在看什么都新鲜,月饼盒子上的小字伊一个个读出来,开心得好像又迎来了一个新世界,一段新生命。。。
  另一个开心的人是Anny阿姨。前一阵听说她确诊了晚期肠癌,已经广泛转移,医生说没法手术,就弄了个人造肛瑞脑消金兽门,让她回家等死。去以前,以为她已经奄奄一息,不料一看,发现虽然极瘦,只有60来斤,却很精神。上次去的时候,她的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症正发作,完全不认得我。这次去,问她认不认得,一开始说不认得,可是一转眼又笑嘻嘻地说出了我的名字。她对我带去的那盒月饼的兴趣不下于外婆,不过外婆不让她睡觉前吃东西,说明天再吃,她只好怏怏地躺到床上去。
  临走,去跟她告别,她忽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出来送我。我说你别起来了,她也不管,一路送出来,还口齿不太清楚地说着“谢谢你”。我一时疑惑,想她有什么好谢我的,好像从前也从来没谢过我。出来后想想,哦,她大概还惦记着月饼,想着明天就能吃到呢吧。。。
  她竟然也65岁了,痛苦了40多年。当年从3楼跳下去自杀未遂,大腿里一直打着钢钉,又得了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症。不料生命接近终点的时候,精神病却反过来多少变成了好事,起码她完全不知道癌症是怎么回事,也不晓得怕死,一点精神负担都没有,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发作的时候照旧满世界骂人,开心起来也照旧大唱革莫道不消魂命歌曲。晚期癌症病人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外公当年就是这样——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我跟舅妈说,或许这也算是生命的某种“守恒”吧,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的时候,刚好把痛感意识那部分分佳节又重阳裂出去了,最后时刻得以补偿一下她那被彻底毁掉的一生?
  走在北新泾空荡荡的大路上,抬头看看大大的满月,忽然觉得心情很好,简直可以一路走回家。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