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10月 16th, 2009

石女

  两枚何姓美女晚上7点多忽然驾临寒舍,主要是广州何美女要住在上海何美女家中,可是上海何美女居然忘带钥匙了,约在我家附近先吃饭,于是俩人就拖着大包小包跑来,权当行李存放站。放好行李她们去吃饭,我继续看稿。过了两个多小时,她们又拖着著名的残生君一起来拿行李,外加付费——英文系出身的广州何美女答应帮我这个外文盲发封英文信到意大利领馆,跟他们讨价还价签证日期的事情,以抵充行李寄放费。
  一边写着邮件,一边聊起下个月坂东玉三郎要来上海演昆曲的事。我说看不看都无所谓,上次洪大小姐已经自驾车带我们去苏州看过了。《牡丹亭》之类昆曲,那根本就是淫词艳曲,照我看,不过是古时候文人士大夫被封建礼教捆得牢牢的,于是关起门来,在家里演点真人版三级片过瘾而已。洪大小姐那次一边看戏,一边就戏文中伊不懂的各种生理卫生名词请教我,我呢就压低声音一一作答,结果还是搞得周围虔诚的戏迷纷纷对我们扭头侧目,洪大小姐后来一直跟我道歉,说伊从小学戏,上了七八年戏曲学校,两耳不闻天下事,一直没好好上过生理卫生课,比如伊始终搞不懂啥叫“石女”。。。
  话说到这里,两枚何美女一齐瞪着渴求知识的大眼睛望着我,问:个么啥叫石女捏?!facefaceface
  我想了想,从百度百科调出了“石女”词条,让她们自学,结果俩人几乎以一样整齐的动作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冲到电脑前,贪婪地读起来。。。
  我只好退到一边,跟残生君相对摇头:现在的女人啊。。。
  等她们带着行李也带着学到知识的满足感离开后,我也忍不住学习了一下该词条,证实本人20多年前从地摊小报上学来的性知识,总体上还是正确滴。。。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