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1月, 2010

让人好笑得为难啊。。。

  《中国坚决反对美利用互联网问题进行无理指责》,今日新浪头条。该文此刻已有2068条评论,可是只显示不到两页,共24条。剩下那2044条不显示,估计都是骂娘的。文中说人家“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是“违背事实”的言行,而该文评论的99%却遭到屏蔽,还有比这更自打耳光的事情吗???真是“让人好笑得为难啊”。。。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 (1)

1月1日

  下午4点半爬起来。
  凌晨这个钟点,接到电话。5点一刻赶到长宁区中心医院。6点出头,天蒙蒙亮的时候,从太平间出来,在仙霞路上吹了一小会冷风。
  其实有种轻松感。表姨说,她真的是蛮照顾大家的,走得那么快,才一天功夫。否则,家里这些人,为了值不值班,值多久的班,还不吵翻天。上次住院已经吵翻天了。早上到医院去的只有4个人,舅妈,舅妈女儿,表姨。舅舅两周前精神病复发,又进医院了,不知要住多久。另两个亲姐妹,一个说没车,一个爬不起来。呵呵,也算是理由。不过大概精神病人在她们心目中早就不算是人,也谈不上姐妹了吧。
  这样,中秋去那次,离开的时候她跑出来说“谢谢”,也就是我最后见到活着的她了。
  想起件事。初三的时候,有一阵,刚进入青春期,忽然觉得以前一起玩得很开心的表弟表妹们都还是小孩,而我已经是大人了,不屑再和他们多混。心里的话,找不到人说。比如暗恋某个女孩,当然没法跟长辈讲,也不屑告诉弟妹,于是晚上睡觉,就都跟她说。那时候家里人多,我得跟她挤储藏室里的一张床。不发病的时候,她总是懵懵懂懂地笑着,耐心很好地听你讲一切事情。当然,不会有任何回应。我要的也不是回应或答案,就是有个人听你说。她就是我十几岁时候的吴哥窟的树洞。
  将铁床以大约30度的角度推进最上面一层尸柜时,冰冷的金属把手在掌心散发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寒气。60年的痛苦终于结束了,我心里嘀咕。可转念又想,真是陈词滥调,真是自大狂式的对别人的揣测。凭什么你以自己的尺度,来标示别人的快乐或痛苦呢?在她的那个迥然相异的精神世界里,快乐和痛苦也是用另一种方式来定义和度量的吧,又或者并无我们因执着于占有之物(包括生命本身)而产生的快乐与痛苦?据说她一直都很好,不喊疼,也没抱怨,能吃能睡,直到昨天忽然摔倒,那是因为血压只有20,彻底衰竭了。她活一天,就按照那一天“正常”的样子过,不怕失去什么,因为从来也没占有过什么;也不怕去往任何地方,因为哪里都是一样的一个存身之所而已。
  所以虽然挑了2010年1月1日这么一个看上去格外强调重新开始的日子,但这终究只是一件无悲无喜无始无终的事情吧。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