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4月, 2011

3.28

  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28俨然是个有魔力的数字。7.28,11.28,3.28。起承转合,对仗工整,若合天意。如有洁癖的天意。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发了条短信,然后从罗湖过关。晚上7点多才从油麻地地铁D口出来,没想到一抬头看到的是城景酒店,一阵恍惚。糊里糊涂的,订了M Hotel却没记具体地址。转了半天没找到,还好国际卡好不容易通了短信功能,让人帮查,才知道是在对面钵兰街上,应该从C口出。
  前一晚基本没合眼,本想到酒店倒头就睡,却抵不过饿,只好上街。一想反正出来了,满眼望去皆是一遍遍走过的地儿,就都走一遭吧。最后晃到朗豪坊楼上,吃了汉堡王,又站上那通往天堂一般的超长自动扶梯,到顶上看了眼排片表。后面几天都没什么想看的电影。
  订的M Hotel豪华单间没有了,给我升级套房。说是套房,其实也就跟正常四五星级酒店的大床房差不多。最大的好处,是有免费的无线上网。可是今夜,这对我有什么用呢?
  4点左右终于睡着,10点半就起来,去西洋菜街的田园书屋。买了本匈牙利人桑多·马芮的《余烬》,以前买过他的《伪装成独白的爱情》。后者封底折页上印着几行字:“我没有感觉来自上天的呼唤,不过却尝到一种生命中作为一个人最浓烈的感受。一个声音,又强又清晰,告诉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因为一切都不再有意义……我必须改变它,制造奇迹。在生命中有一种时刻,人会感到晕眩,并且以绝对的明智来看清一切:隐藏的潜力与精力再次爆发,而了解到过去他们实在是太胆怯或者是太懦弱了。这是我们人生改变的时刻。这些时刻忽然间到来,就像死亡……”
  买完书,在朗豪坊对面人挤人的翠华胡乱吃了中饭,然后坐地铁,去尖沙咀,采访香港艺术馆的“至乐楼”藏品展。四僧等在明末清初画下的满纸残山剩水,看得人恍若隔世。石涛的几个册页全本尤其赞,但这样心不在焉走马观花,终归是浪费了。
  这一圈转完,大概很长时间不会再来了吧。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

  这一天就要过去的时候,也上柱香吧。给某个从不相识,素未谋面,但影响不可谓不大的人。愿她安息。如果有,我相信那是一个相反的世界,她会过得很好,不再以怨魂的面貌在此世游荡。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