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05月, 2011

叹息

唉。或许应该把每天叹的气收集起来,充进一个个气球。如果把这些黑色的叹息气球全部放上去,就会像乌云密布一般见不到天光。或者索性用来吹起一个个充气娃娃,每一个都有着同样的、那我无法忘记的面容,而我就在跟这些塑料假面的热烈拥吻中慢慢窒息。这些做法尽管愚蠢,但总比现在这样,让它们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不断加大空气的比重,以至一切都日复一日地变得滞重起来要强,不是吗?唉,我刚刚又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并且一把抓住它,把它捏死在紧握的拳头中。但它肯定已经逃走了。而一声新的来自某个深渊底部的由吐着泡的原始涌动的泥浆发出的叹息,又已经在胸腹间酝酿。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Comments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