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10月, 2013

梦一个,外一则

梦到外婆。好像是她死后第一次。
晚上睡觉前,有些昏黄有些温暖的灯光下,那间熟悉的大房间。我跑去摸她的脸,脸上的皮肤色泽黯淡,有斑点,但是光滑,不是少女那种柔软温润的光滑,而像是覆了层膜或者蜡在质地更粗糙的物质上,有点硬。我说,你放心,你肯定可以活到130岁。她点点头,不是很激动,但又挺高兴。我又说,睡前为了庆祝一下这个发现,我们喝口小酒吧。于是打开门口的酒柜,随手抽出一支瓶子细长的淡黄色的葡萄酒。她忽然说,这点小事,别喝那么贵的进口酒了,随便拿支国产的吧,进口的留着慢慢喝,还有那么多年要过呢。我说好,抽了旁边一支瓶子长得差不多的国产酒,一人倒一点,干了个杯。
后面忘记了。

**********************************************************************************************************************

醒来想起,快到忌日了。下面这段是两年前记的。

听到外婆去世的消息,是11月8日下午,从阳澄湖回来途中。刚吃完午饭,坐在桌边抽烟聊天。除了第一瞬间鼻子酸了一下,其他时候都很平静。因为早有心理准备。
我平静地坐了一个半小时车回到上海,中间只是不自觉地叹了几口气。平静地到长乐路,告知阿婆、三伯父和大姑妈,作为亲家,他们要出席葬礼。平静地在金刚面店吃了碗辣酱面,加素鸡,加荷包蛋。平静地走回家,洗了澡,打开电脑上了上网。前一晚喝多了,却只睡着4小时,天没亮就在床上翻来覆去。是有不好的预感么?总之极度的疲劳让我不到10点就爬上帘卷西风床。两小时后醒来,起身吃了冰箱里最后一个黄金奇异果,半根德国香肠和一杯牛奶。回到床上看了大约20页书,1点多,再次平静地入睡。
醒过来是早上8点出头。倚靠着一堆枕头,看着最左边开着的那扇窗,冷飕飕的已经有些冬天气息的风不时吹起灰褐色的窗帘一角。忽然一种巨大的茫然兜头袭来,就没能忍住……

posted by lanrenfei in 未分类 and hav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