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意思

随便写写

Archive for 10月 21st, 2014

小雨伞

前两天跟T通了个电话,有一两年没联系了。他是我高中同学,一度做过市委帘卷西风书记C大人的小玉枕纱厨秘书。在C大人出事前,他有一次跟我说起想离开,因为看到了太多令他觉得害怕的事情。后来他果然安全离开了。T同学说他现在关在外地某个地方的党校封闭学习呢,要3个月。我说哈,你关的那个地方我国庆期间刚刚自驾游路过啊,然后我就从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飞去了HK,参加嘉德苏富比等的秋拍。他说你去拍卖会是次要的吧,你是去看YX的吧。老同学就是老同学。他还说,我知道你有这个情结,你该不会是去传授经验的吧?我说传授个P经验啊,人家要秩序有秩序,要团结有团结,要韧性有韧性,我待了一个星期,看看人家处理得蛮好,就回来了。这事儿,一时半会儿完不了,内地这边的人,不管ZF还是反ZF的,不管网络愤青还是隔壁邻居,全一帮大老粗,根本不懂人家在干嘛、在怎么干,还整天以老大哥的腔调说人家幼稚、被利用、不懂妥协等等,真他妈没药救了。其实呢,我这种,在那儿就只配默默地看,每天看几小时,学习,有什么资格去传授经验?我们不过是年轻时候,25年前,瞎闹过一回,不过是那回最后事情闹大了,不过是当年曾经不要命过。但不要命其实算是容易的,扪心自问,那一年我们真的不知道要的是什么,知道的那一点点也不懂怎么去得到它。我们当年除了喊口号和不要命,还有就是年轻身体好,天天走十几二十公里也只当是散步,头天发39度的高烧第二天就能去静坐,而且一坐三天三夜不睡觉……
以上是废话,以下才是正文。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从HK回来十天了,现在我差不多淡忘了这件事情,只是偶尔想去看一看有没有清场的消息,但是因为有墙,消息也不太容易得到。虽然作